來自模玩熊周邊部 |文豪野犬乙女向 |朝花夕拾 |【文豪野犬花語】

來自模玩熊周邊部 |文豪野犬乙女向 |朝花夕拾 |【文豪野犬花語】

咳咳,這是音奈背語文時候突然想到一個梗,然後一個手機,一個老福特,一個鴿子,一個奇蹟(bushi)總之不管什麼玩意,我這裏是糖,所以放心膽看!會浪費你們紙!嘖,你得了花吐症對象是武裝偵探社那個.自殺狂魔.宰.繃帶浪費裝置.治,咳,你同事,平時他自殺你沒少他河裏撈起來“咳咳咳咳咳,嘖,難聞血腥味…”你攤開手掌,幾片紫色玫瑰花花瓣靜靜的躺在那裏,花語:愛。

“…於那傢伙,確實十分需要啊…”換上工作服,整理頭髮並花瓣處理掉前往武裝偵探社。

“什麼,只是感冒了,怕你面前咳嗽感冒傳給你,然後這樣理由工作罷了。

”“誒——小姐如果這方面這麼瞭解我話,那我困擾啊!可惡,不能翹班了…”回家路上,你一條小巷子時候一雙手把你拉了進去然後抱住——是太宰治。

他毛絨絨頭墊你肩膀上,情緒不明。

你本想問他怎麼了,但於肢體接觸,你咳嗽。

他突然抬起頭wen住你,炙zzzzzz呼吸拍打在你臉上,手掌摟住你腰,扶住你脖子。

“咳咳咳咳咳,芥川?你怎麼…”(召喚少女黑影異能生命體將風壓縮為刃進行攻擊能力,無法自主控制,且能力定型,是由其心中陰影扭曲所形成攻擊性異能)  攻擊性異能消失,變作持有花朵花語轉為祝福/詛咒能力,但發動需要時間,適用於前線)玫瑰色公主切及腰長直髮、三七分瀏海(左邊量多),鬢角部分燙成內捲以及愛麗絲藍色(藍色)雙眸像警戒心野貓,、彆扭,執着於愛。

“哦呀哦呀,咳出花瓣是這種感覺啊,嘛我解開了小姐病,否則小姐還要繼續難受下去呢!”“太宰,你…怎麼發現?明明我…”“噓,這種事情需要説呢~小姐我心裏啊!” 所以小姐一切我全——部知道,如果小姐喜歡不是我話……那小姐只能變成鳥籠裏美麗可愛金絲雀了呢~上面話,太宰治並有説出來“啊啊,小姐這個稱呼我喜歡呢!”你,喜歡上了你上司,中原中。

然後患上了花吐症,然後吐出來咳出來花是桔梗花,然後變成了……“咳咳咳,吧,不是感冒是支氣管炎,這種病動不動,咳咳咳咳,會咳嗽。

”“,養病過來工作嘛…”哈,養病啊……這該如何養呢?桔梗花,變愛。

這麼花,怎麼會是這樣一個身處黑暗人拿出來,然後送這個人自己黑暗中光呢?你躺花瓣蓋滿的牀上靜靜看着天花板發呆,嘖,自己血腥味煩啊……患了花吐症後,過了4天。

該説是你隱藏,還是他……嘖,花瓣掉吧…時候,尾崎紅葉你打了電話“啊啦,那麼喜歡人是誰呢?”“哎,…紅葉姐你不要明知故問嘛,明明你看得出來是中先生…咳咳咳…”“……吶,〇〇醬,你應該知道這種病治癒方法吧?如果説話會死哦…妾身不想看到這樣事情發生。

”“我……知道……但是,我知道中先生他態度啊…”“是嗎……相信大姐,明天找他吧。

”“妾身幫忙了哦,中,下面看你自己了,感情這種事情要事人自己來啊。

”“我,我知道了紅葉大姐……”於是第二天,你來得及去找中原中,他來找你了,直接你摁你辦公桌上qin,胳膊摟着你腰防止你桌子擱,另一個手扶着你後腦勺防止你逃跑,而霸道wen他這裏衝nmmnnsnxjjxdj突。

你們同時咳出花朵後,他壓低了帽子試圖遮住他紅透了臉,然後通紅耳朵沒有遮住,自己還倒退了幾步。

“咳、抱,抱歉,昨天你和紅葉大姐通話時候我旁邊所以……”“啊啊,中先生,我呃…”聽到了你稱呼,他抬起頭,藍寶石眸子裏佔有慾“啊啊啊,那那那,中?”“噗呲,好了。

”他牽住你手,走向門外“我去找首領申請,你辦公室和我合併吧。

”是我有支氣管炎,但可惜我不是吹,我是芥吹🌚(於一開始是想到芥川想到其他人,所以私心我人設來,那個……篇幅會其他人長……orz)你,芥川龍之介搭檔,貧民窟第一次見到他那會兒喜歡他了,明明自己受了傷,要你送他繃帶只有銀用…啊,扯了,重點是,你喜歡他了十多年,終於……得花吐症了“嘖,花吐症,如果因為這個影響工作話會討厭吧……白色風信子,低調愛?嘛,如果是他話,應該會知道這種東西…”然後你光明正大工作咳出花瓣,然後燒了,於是你和芥川龍之介一起出任變成了這樣——“咳咳咳,弱者不配活這個世界上!”“咳咳,咳咳咳,這羣人吵死了…”“咳咳咳咳,下要獲得太宰先生認可,羅生門!咳咳咳!”,他問過你這事“小姐?什麼你會咳嗽?而且好像下靠近你,你會咳?”“嘛……誰知道呢?好了啦芥川,不管這種事了,去向首領提交任務吧!”你是那麼……這種事情怎麼可能敢告訴他?手口袋裏拿出來,一揮,一片片白色花瓣飛舞着,不到幾秒鐘燃燒殆盡,再配上你黑白配色衣服,一切顯得,可惜是,你有察覺到芥川看着剛才那一幕時,出了神“大姐,您找下?”“沒錯,芥川,相信你看到了〇〇咳嗽並咳出花瓣來吧?那是一種病。

”“?!咳咳咳,那什麼〇〇小姐告訴下…”“啊啦,芥川你是喜歡她吧?不然會有這麼反應…大姐會關於這個名為花吐症病事情全部告訴你……”“…什麼?咳咳,〇〇小姐説這?”“嘛,是因為她小了,害怕你討厭,這些事情她有和大姐我説哦,好了,接下芥川你自己了,帶着她自卑泥潭中走出來吧…”於是第二天早上,他直接闖進你家門私闖民宅,正面對上了準備帶着裝備出門一臉懵逼你,堆積了7天花瓣得及,其血腥味能使長時間穿梭血液裏芥川皺眉,其中原因是因為他了。

  「如果現下想不出辦法解決話,那事情生了應變吧?」她冰箱裏翻了瓶見品牌汽水放在他眼前,她不夠,要發生什麼是預測不了,遑論是思考出對策了;既然如此倒吧,因為江户川先生是名偵探,總會有辦法,莎芙薇兒下意識這麼想着。

他人印象看來十分能幹且獨立自主,疏離並且性情,實則退縮,內心因為過去創傷而變得內斂善於隱藏、缺乏安全感、害怕信任他人,因此導致變本加厲逞強(倚靠疼痛和淋雨)以及主義。

亂步相識時開始改變自己,儘管一路磕磕絆絆走出陰霾,但能夠於重視人坦率表現出自己好感及依戀、愛撒嬌,喜歡擁抱。

害怕睡覺(亂步相戀後),一個人時候會躲牆角啜泣。

養父受到政府託作危異能監管者養育她,所以成長過程中對方沒能照亮過她內心裏黑暗,唯獨亂步那雙得以看清所有眼看穿了她所有。

即使亂步她心中令人恐懼,同時方式,過程中總是一來一往的妳跑我追,但他成為了第一道照進她內心曙光,給予了無法抗拒温暖以及表露自我勇氣。

  日暮,她透明瞳眸間鍍上一層金燦暖色,如此地凝望他。

莎芙薇兒本來只是驚呼,隨後打趣起來:「這世上偵探做不到事情嗎?」  她伸過手接來對方贈玫瑰把玩,那並非平時於身邊秋季開花品種,同時暗沉花色談和懵懂,今樣嫣紅是一種同愛這個字彙陳述,她擅於表述內心,然而她屬實太喜歡了,喜歡對方那樣喜歡——應該坦然上愛這般。

亂步過地翹起嘴角,得意輕描淡寫帶過,他説:「這是幾年前英倫,一朵只在春天盛放玫瑰——或許正和莎芙薇兒小姐臉上紅暈?」  莎芙薇兒聽聞亂步調侃過後禁不住羞了臉,倒是和玫瑰相差無幾紅潤;他凝望她面龐,還以是夕霞撲面上顏色,撇除那些得東西,他想,一朵花能如此惹人喜愛。

約莫黎明時揭開序幕宴會尾末,人聲隱去;恍若是下次入眠前抓實一場過於夢,他伸手貼近她腰際,感到她小心翼翼攬入懷中,透過衣物沾染若無滾燙令人溢出一絲嘆息,使得她言語之間混合笑意:「我怎麼無法抗拒你呢?」  只因第一眼知曉,那朵花是來英倫荏苒時光期盼,它悠悠度過深秋花期,萌芽於萬物復甦春日,方才接着綻放心照不宣和疼惜。

深色花有意情思染得且,藴含定和愛戀深情放置如今無需多説,只管沐浴於春季隨風飄蕩幾絲光縷,和煦朝日總會伴隨目光,林間躍動碎影作為伊始,抬眸映入一片藍天——甘願溺進過分裏頭,將此生繾綣予摯愛。

  時光靜悄,水流長。

眼底彼此他們片刻後想起手執玫瑰情懷當中錯失了一個吻,相視而笑。

  那道花香遺留殘影消散,像糖塊化進翌日朝暉,過往只是落下一絲甘甜。

  時光荏苒,那雙眼確認沉眠影子裏詛咒,取而代之是喃喃語着祈禱,地落入懷抱裏花束,來人許下祝福。

她抬起眉眼成彎、逸麗,流露一股歲月靜好;猶如黎明後那片霧,蒼藍地透出半抹微光,正如他預想,是神色。

延伸閱讀…

[文豪野犬]朝花夕拾

[文豪野犬乙女向]病名為,花吐症

  亂步上前將手中花束遞莎芙薇兒,她肯定懂得它們花語,吧?她指尖碰觸花朵橙黃錯綜花瓣,然後勾起唇角,斂起眼眸,他展露笑意:「有一種光,刺眼。

」  名偵探湊過去親吻了玫瑰紅潤唇,笑着臉否定了答案。

他喜愛欣賞幾個吻換得,薄紅沾染花朵臉龐,該多麼惹人憐愛?亂步眷戀着唇瓣餘温,尚且殘留些許玫瑰香甜味道——名偵探是教徒,蜜糖、唯一一朵花——他地舒展了眼兒,掛上往日那雙月牙迴應:「是。

」  他執起她柔荑,瞧見那隻束着亙戒條無名指沉吟半晌,隨後語氣裏笑意盛——是,名偵探知曉一切——他懷着信仰其傾訴愛意:「以及夫妻扶持,互敬互愛。

」亂步先生生日!前一張九月後一張十月,雖然十月簡化多不過我覺得那張畫好看ww當初是奶奶推坑文野,但是一開始沒有戳到,所以是半敷衍訂閲後擱着看而我會注意女性角色,加上我髮有點執,所以覺得鏡花設計可愛,而且觸畫她,這時候是沒去注意其他角色(#説是一見鍾情奇怪,我想我升國一時候有人問我本命是誰,叫我要選出一個,當時我追有零使魔、魔法科技高中劣等生、刀劍神域、元氣少女緣結神這幾部,那時覺得裏頭男主帥呀,支支吾吾講不出一個喜歡到能稱本命,但我見到亂步當下有了「這個人是我本命」肯定想法不過漫畫人設頁是「簡」介ww直到我因為亂步煞到而開始追劇情後,開始看見了全面亂步我看來,亂步前期是表現而任性、孩子氣,在意社長甜食人,例如敦抓走時亂步無所謂態度和社説會誇獎他時變化,委託現場發動異能不到幾分鐘時間內推理出犯人是誰自信肯定模樣遵從自己想法,且灑脱,心性保持着孩子得帶一提,他若是出現現實中應該是個典型屁孩,而且是完全嗆過那種,若是出現我身旁,我可能一掌拍死他(ㄍ感覺他會打擊自己智商(((((然後亂步發動異能時候超級帥氣,可以可愛可以帥👌吸引人中後期亂步變得十分,不過不如説他是有所堅持、是自己一面隱藏起來,直到喰病毒開始那刻做出改變他看重那些夥伴,是想要保護他們、保護整個偵探社當初那個會逼迫他成為「大人」,自己作普通孩子看待、保護他、為自己設立偵探社社長作為軍醫遭到無情利用,卻渴望救助眼前生命謝野小姐(想不到形容##國木田認為自己間接殺害了那個小女孩時,亂步眼神、説出的話,一瞬間讓人感受到了亂步所有人情味魔人偵探社摧毀,書頁偷走,偵探社被誣陷那時,他不能一個孩子,他要守護整個偵探社,守護那些相信他人們,他剎那間變得獨立而堅強,沒有其他社員陪同下孤軍奮戰行動,到後來撞開玻璃摔落而下落不明讓人,但會想繼續支持他前進卻並他關籠裏保護起來,想要繼續追隨這樣一個他——亂步先生,2018/10/21,祝你生日,今天喜歡這樣一個你喲西,我好像畫出能看亂步惹Chapter2.深陷靈魂囚禁囹圄2  莎芙薇兒小姐身上多了傷,亂步差點脱口問她是不是犯樓梯上滾下來。

,她藍色玻璃珠眼珠子有上了點唇妝唇上色彩這麼強調着,要他追問那些傷口哪來。

時針和分針交錯過,他不是注去琢磨她唇上色澤——好像是謝野小姐説最近想要流行叫做告白色號,嘴唇很乾燥,塗抹不是,看來並化妝;他看出她,即使他不是心理學家,他是能夠一一捉出她和平時。

  亂步幾秒沉吟找出這之間,莎芙薇兒小姐來了,一點自己呀,想拿出女性技巧來粉飾太平,太小看名偵探了;他趴卧冰涼桌上,不發一語喝光那杯像是賠罪薄荷色汽水。

  「江户川先生,讓你了。

你看看這個吧?」莎芙薇兒步身旁掠了過去,隨後便是一疊早備影本遞到他眼前,她沒有閒下,反倒着起菜單上所沒有茶來,那味道聞起來該是她喝慣茶,還是那樣討人喜歡。

他紙張上密密麻麻字句感到無趣,但那字裏隱藏了什麼決定性事實讓他向下看去。

她看不出他情緒是千變萬化,只不過到了他嘴角還不是化成那彷彿月牙笑靨,可不一會兒——定論下早了,亂步神情轉為可怕,像他了。

莎芙薇兒敢去關心她茶,戰戰兢兢近了他身側什麼問出口,會是好事呀,她可討厭這種寧了。

  他後只説了這麼一句話,整個人比起平時自信變得毛毛躁躁,像是想不出個應後只能夠顧自的乾着急。

  「如果現下想不出辦法解決話,那事情生了應變吧?」她冰箱裏翻了瓶見品牌汽水放在他眼前,她不夠,要發生什麼是預測不了,遑論是思考出對策了;既然如此倒吧,因為江户川先生是名偵探,總會有辦法,莎芙薇兒下意識這麼想着。

延伸閱讀…

文豪野犬# 花見賞花柄限定商店將在Anima… 來自模玩熊周邊部

Top 100件文豪野犬花- 2023年11月更新

  不知不覺間養成了依賴了嗎,可取呢。

  「這次不能應對了喔。

莎芙薇兒小姐,妳一會兒會去醫院吧?是探視,打算找誰呢?」她愣住了,然後斂起雙眸不發一語,看起來有些瑟縮和,他看眼底。

  「……現在過去見他,他身上能找出什麼。

」🌸  醫院裏湊的氣氛和死牆面並不能壓下心臟躁動,莎芙薇兒懷裏捧着一束色彩豔麗花束,她抿着口顏色淡化而顯露出蒼白唇,花束因為她時施力收緊弄得。

停在寫着「013」病房門前——吉利數字——莎芙薇兒伸手搭房門喇叭鎖上,突如其來冰冷觸感讓她蹙起眉頭,將門開啓舉動有了剎那間。

  「能不能進去了?」摻有任何任性或者撒嬌意味,她倚靠應是覺,但亂步所窺見是數分鐘後未來、只要他們踏進病房一步,要接踵而至災禍——他們踏入陷阱,無法抽身。

  「那麼,如果出事了,罪推到我身上。

」莎芙薇兒闔上眼嘆息着,纖長眼睫顫動着,她話裏堅決;可即使如此,她唇角勾起笑意是毫無變化,沒了平時疏離,是令人感到。

  房門開啓,一片靜謐裏頭只有儀器嗡嗡嗡響聲。

  牀上像是睡着了那般躺着是名男子,面貌,唯有眼角臉蛋曲線延伸下巴疤痕引人注目;這人昨日黃昏時蒙着臉,就算是殺手,毫無防備時是如此嗎……莎芙薇兒手捧着無樣貌花束整理了一陣,隨後小心插入牀側積了灰花瓶裏頭。

亂步不理會她何而來,只管自個兒湊到病牀去端詳牀上那人,他想該找東西應該藏對方雙手緊握那處了。

伸手要去扳開,這牀上男人恐怖片猝不及防睜開佈血絲眼,視線彷彿是瞪視着步,亂步動作一頓;是一瞬,一把匕憑空出現並向下沒入男人心臟那處,男人發出驚叫,房門外同時傳出騷動。

  「江户川先生,沒人進到房裏,你離開。

」  亂步直勾勾盯着那匕,雖説忘異能能作犯罪工具使用情況下令他不免惱怒,他是忘去使力扳開男人握緊雙手取出包覆內裏物體收,這轉動腦袋思考起下一步該要如何是好。

兩個人會作罪犯帶走——怪人二十面向他倆引來陷阱裏頭,設計一切,無論那算準時機匕、監視器影像抑或房門外嘰嘰喳喳人聲,情況是其中一人能夠脱身,可另一人——這麼想着,他聽見莎芙薇兒帶聲嗓,他蹙起眉頭,確讓她代罪才是優先選擇,只不過他不想她這樣接受事實,弄得自己像是罪犯。

  「我問題,因為我擅長逃脱。

何況江户川先生可是武裝偵探社裏人物呢,身名偵探,可不能夠作罪犯喔。

」她伸手去握住刀柄印下些指紋,鮮血若無氣味令她一陣暈眩。

  門咔啦咔啦響起聲音,莎芙薇兒伸手扯過亂步衣領他摔去牆上,另隻手抽起短匕輕甩,然後對準他脖頸戳去,是,數名護士醫生進入房間,她側過頭看向幾人,嘴角弧度輕柔虛渺漾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