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傳説 |特殊傳説 |花語系列 |【特傳花語】

特殊傳説 |特殊傳説 |花語系列 |【特傳花語】

寫花語後

  終於迎來花語後一章了。

免俗謝謝每一個看過此篇,而且追得不離不棄每一個人,謝謝你們一起見證了它完成。

如果你看完結局,希望接收到部分,請看完花語篇章來這篇後記。

  2016年正式開始連載,到2019寫完,總計1是,是出了HE部分,看來我是捨得BE啊後兩回會盡可能,希望我可以順利完結XD  「如果暴走了,有伊曦凡和哈維恩可以處理。

」趁著咳嗽空檔,褚冥漾這樣回答了,「而且封存反噬我運用力量,嗚……」抓心口手,死死鉗進衣料裡,口中,伴隨著暈眩。

  「喂!」扶著下來身體,冰炎接收到方一個你放心眼神。

  「我要看你登上王位置呢!」笑意爬上嘴角,「但要不得你轉移會我有處。

」褚冥漾拍掉方手。

  「公會上次了你什麼任務?怎麼一夕之間……」冰炎有話説完,但他知道方明白他想要説。

  「不過我後一片屬於妖師記憶。

」翻轉著黑色精石,褚冥漾有點心不在焉地説,「屬於我屬於他,我應該是我不是嗎?」他話題反問了回去。

  「褚,説話。

」沒有過往,任由他欺瞞,或是假裝接受了他回答。

他能感受到凡斯掙扎。

」冰炎方關自己手臂牀間,紅眸瞇成一線。

  褚冥漾閉起不知是因為疼痛還是心緒而泛起霧氣眼瞳,語氣靜靜地空間裡迴響,「你我姐那裡聽到,我有我依循道路。

」  「你身處光明,而我是深入黑暗,是我有我責任和義務吧!」睜開眼睛直視進那雙紅寶石色澤眼瞳,「我只是逃避了一陣子,然而留下我一人,會吸引危險,就算妖師一族只剩我一人,黑色力量多數黑色種族覬覦,屬於白色力量你,要是擋著我,我會客氣。

」側身錮狀態逃離。

  站水藍門扉前人,回過頭説了一句:「切割彼此,時候我會逼你範。

」  然而他説是,他維持現狀花了什麼代價,因為保護人需要知道,就算知道了不是奢求一句道謝或是後腦勺。

  坐在諾伊芬克湖旁青色草地上,明白這樣行為孩子沒有。

瞇著眼感受風,他鬆綁墨髮吹起飄落。

  願鐘,響起。

  一條午夜披肩後披在了自己肩上,「漾大人,會感冒。

」  是自己負氣跑出來時,她看到什麼保暖衣物穿我吧!  「你會怪我嗎?」一層一層謊言,不過是想要保護一顆不該染上黑色心。

  「會,人們因為無知而懼怕,來看過您內心,那裡裝著,就算握有力量變過,我反而於自己力量過,控制了。

」女性話語。

  那日強行斷開操控,一部分反噬循著力量軌跡她身上去。

褚冥漾手撫上方,冷不防刷開右手臂上袖子,「嗎?」  「你會這裡是你有所準備了吧?喜歡我送禮物嗎?」像是話家常髮青年,看著眼前有些靈魂。

  「説是呢!你想過我會救她吧!會做出專門對付我毒素……」褚冥漾避諱把玩著手上黑色精石,「或者説,專門付凡斯。

你怎麼逃,逃不過命運,之前你做了什麼,現在過你。

」臉上沒有過多表情,像事關己的敍述者。

  「這是你意思,還是凡斯意思?」安地爾這話問得小心。

  「事到如今,這嗎?」墨色瞳孔撇過眼前人後,將視線放在了雪地上説:「你考慮他們感受了,現在有興致知道是誰意思?」  「倒也不是。

」髮男子笑了起來,「沒想到這天是會來呢?」  「現在感嘆,會覺得太晚嗎?」褚冥漾莞爾一笑。

  「那抱歉,你要一次失望了,況且我們怎樣會,需要我提醒你做過那些事吧?」枉死族人,然和冥玥,後是我。

  槍上膛,槍口直指眼前人。

  「褚冥漾名,我詛咒你,力竭而死,再入時間之中。

」冰冷聲線,堅定的説出,眼淚了視線。

  ──洗去了所有阻礙,一個需要擔憂開始。

  明明並想要這麼做,是什麼目的而這樣做了吧!  歷史是這樣一層一層覆蓋上去,縱使有了一次機會,有時候會做出選擇,無可厚非。

  黑針一點一點逼近,安地爾臉上笑容放大,「你是一樣天讓人神共憤呢!」  「啊啊!可能是吧!」看著黑針沒有減速自己刺來,黑色精石橘彩之下畫出一抹,雖然一部分力量精石抵銷,黑針是地刺中肩膀,黑色血左肩滴落,雪地上畫出一個一個斑點。

  黑針刺穿無法負荷過力量侵入而碎裂黑色精石,只剩下掛繩褚冥漾身上。

  「你是?」看著眼前因為黑針關係,有些無法墨色瞳孔,渙散視線中,他讀到了方眼中無所謂,「這個不是妖師力精石!是凡斯靈魂!」語氣中像是,有點自己判斷錯誤。

  「不然怎麼取信於你呢?」附話語後笑意,「你們三人圓,破碎不成樣子了,我記得我你説過了吧!」  ──只要發動言靈妖師死亡,那能夠解除所有非善念。

  這是什麼即便妖師握有如此力量,無法抗為數眾多種族,世界因此有了它該有汰換。

  「就算你想要我身上找尋什麼可能性,無能為力了。

」褚冥漾輕輕地説出如此一句話。

  就算我有凡斯力量、凡斯記憶,有凡斯靈魂,但我不是凡斯,不是你記憶裡該存在那一個人。

  這個身軀裡,應該是褚冥漾不是嗎?  ──我是我時候,那便是諾言兑換時。

  「我不是凡斯,安地爾。

」非要他這樣表明嗎?  「我知道,我應該是知道不是嗎?」安地爾顫抖右手掉落黑針,無聲無息墜地,撞擊冰面而後滾落湖水中。

  明明只要看一眼那雙會説謊墨色瞳孔,能出來不是嗎?  「你知道,殺了屬於我,會無知使用屬於神力量,而且殺死凡斯後一片靈魂,我説錯吧?神族吞噬你,以為得到了力量,不是凡事你想,或者説你反噬,依靠妖師力去扭轉,會那一天闖進冰牙不是嗎?而且要求他了你生死下定奪。

」  「凡斯……你…什麼?」什麼你這麼,亞那。

  如果一片靈魂不剩,神無法引導逝去生命,重回輪迴之中。

  於身人類妖師來説,那死亡湮滅宣告了。

  「咳咳……」黑色血溢出嘴角,「沒用……」看著拿著銀針想要挽回一切安地爾,後,誰會留下來不是嗎?  褚冥漾搖晃地站起身,黑色袍左肩血給染。

倘落不是呼吸,那人像是站雪地裡眺望方。

  「讓你們相見,我付出過代價了,現在輪到你了。

」褚冥漾笑得,如釋重負,不知是疼痛所以了視線,還是因為他們之間故事,終於迎來章節,他一次看那人臉上表情,説:「誰逃離不了命運。

」  接著落食指上白蝶,褚冥漾開口:「白川主,接著交由時間交際處去接管逃脱時間生命了,我任務完成了。

」  ──凡斯靈魂一片剩,代表他所持善念言靈,解除。

  盡力氣自己傳回了冰牙,那個他喜歡諾伊芬克湖,側看散著且湖面,「終於………輪到……咳咳…我了嗎?」  血溶了冰,沿著冰層擴散血水,失血人臉色,顯得。

  人一生中,恐懼包覆著過去和未來,我們帶著眾人祝福,來到這世上時,與此同時,便是我們邁向死亡途徑。

  許多人喊著他名字,他視線找尋那抹銀中帶。

  「會,褚,你不準我死。

延伸閱讀…

特殊傳説-花語(冰漾)-完(紫欣)

花語系列◎ 彙整

」白色細絲密密麻麻將眼前人覆蓋,是肩上血洞。

  褚冥漾現在冰炎看心裡,看心底,「沒用………咳…跳轉過時間……可能了……」  『我本該千年後那個我,不該是千年前你看著世界人。

』  怎奈命運綑綁彼此,只為了開創新生。

  就算來到了千年前,你本該活著年代,會改變我會時間抹滅事實。

所以就算甘心,改變什麼。

  吟唱曲調,情緒變得續續,還是繼續唱著。

  喔,我孩子啊。

  不論是誰,傷不到你啊。

  睡吧,輕輕的睡吧。

  喔,我孩子啊。

  「放手吧!冰與炎殿下。

」黑川主伸手制止了方想繼續結印手,「這是計畫裡一部分,您明白我意思。

」停頓了一會兒,説:「只有死亡,才能重生。

」  『一滴血,一個夢。

』  『迷途旅人啊,你什麼我換呢?』  第一次來到冰牙那時,看見冰晶花,註定了我們命運。

  劃傷手,所以回應我言。

  或者該説回應斯半身,所以屬於冰晶花詛咒,會回應我。

  童話裡,冰晶花是希望象徵,但是現實於我來説不是,那是我,像一圈一圈包裹俄羅斯娃娃,藏其內。

  你重生池子,我死亡池子。

  這次無關生死,關乎你我。

  看了一眼眼前冰池子,褚冥漾提起罩袍水藍下擺,赤腳站池,「淹死嗎?還是換一個?」  「你現在有心情開玩笑嗎?」雖然説話諷刺著方,內心得無法再言語。

  吸一口氣吧!就算像是一個無意義動作,明明知道心臟是跳動。

  「你有話要説嗎?」將視線那一雙就算閉起眼能想起紅眸相交,因為我明白,我怕我不下心離。

  我説過你究要面有我來,其實一半對一半錯。

我這一世繼續伴你身邊,這一世延續可以,因此凡斯希望永恆中相見,會是理想狀態。

  ──洗去了所有阻礙,一個需要擔憂開始。

延伸閱讀…

特殊傳説 花語(冰漾)-34

特殊傳説 花語(冰漾)-50

  「我愛你,希望你記得。

」如果現説話,沒機會了吧?心中有個聲音這麼催促自己,「預言鏡可能説謊你是知道。

」地看見褚冥漾震驚表情。

  「嗯,我知道了。

」就算現在表情一看,一副要哭出來樣子,維持著屬於他該有笑容。

聽音質像是哭啞嗓音,一切像是自己。

  那是命運裡面事,你需要感到,只要活得坦蕩蕩。

  我們相遇,命中註定事情,沒有逃脱。

  「我知道。

」腳步落進池中後一階冰階,冰冷池水淹過腰部,接著是胸口,後是頭頂,應該是這樣順序。

  「亞,請你要活得長長,不然我會原諒你喔!」對方一笑,接著轉過頭對著黑山君以及白川主頷首示意一切能夠開始了。

  「嗯,趁我沒有改變心意之前。

」  「褚!」冰炎看著對方準備跨出沒有冰階承接那一步,喊了一聲。

耳垂黑袍手指揉捏,沉睡時降低體温上升,兩人間氣氛轉為,褚冥漾動地拉近冰炎間距離。

半緻臉放大,直到額跟額靠上。

紅色獸眼深處燃燒火焰,侵略感。

褚冥漾冰炎推開,跳下牀衝進浴室裡。

「輔長時間到了!」丟下這句話,他不管冰炎反應,關上門隔出兩個空間。

看著鏡子倒影,褚冥漾地嘆氣。

仰起頭,他手指滑過頸部,仔細查看冰炎身上留下痕跡。

打開水龍頭,水流聲咕嚕咕嚕回聲浴室裡碰撞。

他架上抽來毛巾,熱水浸濕然後扭乾覆臉上。

拿掉略為降温毛巾,褚冥漾瞥了眼鏡子,然後嘆氣。

接著轉身走進蓮蓬頭撒下水霧中,讓冒著蒸氣水流沖洗過身上每處地方。

熱水滾過臉頰,地結合成滴水珠後滑下,滴落到地面。

擠出沐浴乳,他用白色泡沫肥皂香氣蓋掉身上另個人氣息。

梳洗過後,褚冥漾嘴唇終於腫脹,眼睛血絲。

確認過,然後穿上衣服。

學長待他房間,沒有回去隔壁。

了下,褚冥漾於是轉開門,努力讓自己抬頭挺胸去面。

「吃早餐吧。

」這麼説著冰炎穿衣服,襯衫牛仔褲,有黑袍自己風格。

昨晚散落一地衣物消失不見,曉得是不是學長收拾,他有去問自己衣服去哪。

褚冥漾鴕鳥想,視線看向自己小桌子,地發現熟悉圖樣。

老媽有時煮會買放在餐桌讓他們自己去拿來吃,傳説中可以腸胃早餐店奶茶有!嚥下口水,褚冥漾聽見肚子傳來聲音。

未品嘗到家鄉味妖師饞蟲喚醒,褚冥漾忍著口水看冰炎地坐下,塑膠袋摩擦聲音吵雜響過;黑袍像是沒注意到妖師視線逕袋子裡取出包裝早餐,手指撥開貼住封口貼紙跟包裝。

台式漢堡皮烤得,夾著漢堡肉荷包蛋,一口咬下,白色甜甜的美乃滋兩側擠出、沾臉上。